忍顾流年度

终于……复活了。

终于可以正常地上来了,内牛满面……
终于可以不用翻墙了……

在这几个月里……我对各种ZF机构的怨念已经上升到一个新的境界。
感谢GFW。感谢光腚总局。感谢党。

无非爱恨。

前天去补习老师家补习数学。
老师有个读三年级的女儿。天真,可爱,伶俐,还兼淘气。
上课的时候喜欢跑进来,总是被老师赶出去。她不愿出去,磨磨蹭蹭地想留在房间里,老师好言相劝无果后就开始骂她,于是她就委屈地走开。有时候甚至被骂也不离开,老师怒极真的就当着我的面拿衣架打她。有时也会说你乖一点妈妈真是舍不得打你。
我不动声色地听,偶尔附和地笑笑。
毕竟是别人的家务事。

前天我做题的空隙,老师笑骂说这孩子既不怕骂又不怕打真是奇怪。那孩子闷闷地说我就是不怕。老师就叹气说真是后悔生了你云云。
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罢。
她的话令我想到很多。
那孩子是本能地对母亲的眷恋吧。因为母亲整天要给学生上课,留给她的时间并不算多。仅仅是眷恋就要遭到责备么。

倾尽心血地投入,会得到什么。
经常听人说喜欢是一个人的事。一个人么……
如果喜欢上了,又怎么会不希求回应。
即使一开始是不在乎有没有回应的,但是沉浸其中不能自拔的时候怎么能不在乎。
爱,求不得,便尽数成了恨。
一点一滴,模糊了界限,混杂不清。到最后,连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恨多一点还是爱多一点罢。

最开始的时候,对于亲人都是全心地信任。
可是最开始的伤害,也是源于不曾怀疑过的亲人。
以爱为名的伤害,微小的伤害,便不会痛了么。一点点积累起来的,便不是伤痕了么。
最痛的伤,往往是被至亲之人划出来的。
可以不介意他人的伤害,可以轻易地忘怀,可是这些曾经深深信任的人,不行。

到底有谁是可以信任的。
我已经分不清到底谁的笑颜是真的,谁的话语是虚言。
我只能对着每一个熟悉的人微笑,漠然地对着陌生人。
只能微笑,笑到笑不下去为止。

又文艺了。呵。

昔时九州今何在

最近才知道,原来江南和今何在两人已经闹翻了。

曾经信誓旦旦说要打造一个中国的奇幻世界,到最后,也不了了之了。

其实我对九州并不算太熟悉。只看过《羽传说》、《缥缈录》一二和《斛珠夫人》。

今何在的文,只看过《悟空传》《羽传说》。江南的有《此间的少年》和《缥缈录》。

当年倒真有打算追的,只可惜诸位天神都是坑王,还久久不填,最后也就渐渐淡忘了。

 

得知的最新的消息,就是两人崩了。还由此衍生出了JQ、同人、歌曲。也真是强大。

于是我很八卦地去豆瓣挖坟了。看两人吵得JQ四溢,尤其是节选出来……

 

不过想来也真是不胜唏嘘。

于是把《江南今何在》这首歌翻来覆去地听。还很有兴致地上课把歌词抄了一遍,虽然练字的成分居多……

 

连我这只是对九州有好感的人都不禁有些失望,可以想象那些一路追随着九州的人的心情。所以会有这首歌出现也不奇怪。

 

词写得很好。唱得也很好。

于是,上词。

 

 

江南今何在

日文原曲:千年の虹
日文原唱:Alan
中文填词:小红低唱

伴奏消音:杂草豆
后期缩混:芷芝蒻棘
背景和声:千夜琉璃

CAST
今何在  演唱:千夜琉璃
念白:红枫映雪
江南     演唱:大宇粉丝
念白:谶纬
夏        念白:大宇粉丝

今:非逼我往事重提。我骂江南,他自己是不敢说话的。
江:谁不敢说话?我在呢,大哥。

今:三年之后又三年 而今相对却无言
沉吟回首 看尽千帆
海天之间 不再江南

江:重见之际风雨来 旧事新提起嫌猜
往昔已满目尘埃
七天神散尽而今何在

今:江南兄 词理穷 (江:自重)
而今霸业成空
曾屠龙     (血红)
破浪风     (何所踪)
谈何英雄    (引弓)

(今:昔) 江:少年时平生意
(早已)    遗落岁月空隙
重心机   (何时起)
不由己   (争意气)
何处寻觅  (记忆)

江:无非悲喜
今:悔当年相邀

江:清韵一见即知交 若星汉天空缥缈
心怀九州同奋笔 自有天籁不吹箫
今:水性杨花江南调 风月过后是寂寥
尤记帝都相别时 殷殷相托说年少

夏:那时候柳文扬还活着,大角还没结婚,世界上还没有一本关于九州的杂志,而那些男人,他们还彼此相爱。

江:羽烈南淮十二刀
今:黑羽一朝凌云霄
江:铁甲依然 魂梦缭绕
今:鹤雪击天 眼神骄傲

今:旧嫌隙 起何处 (江:恍惚)
掩古卷 冲冠怒
忍回顾     (当初)
流年度     (留不住)
几番寒暑    (结束)
(误)     江:六年情 终陌路
(顽固)      平生绝不认输
艰难处     (曾托付)
不愿诉     (付尘土)
寂寞箫鼓    (记录)
终归相负

合:起何时相争

今:耳边犹萦戏语声 北上少年常入梦
陌上花开定归期 含笑惊醒已三更
江:胸怀万里志鲲鹏
独上京城 将水起风生
踌躇满志许富贵 无言相告走麦城

江:你真的恨我呀,我早该明白!
今:是你先恨我的!
江:我不比你啊,我说不上宽容,但我容易忘,容易失去斗志,而你一直有。
今:是啊,你容易忘事。你三年前对九州说过些什么你记得么?要我提醒么?

江:斜阳下何处挽歌 残灯旁谁人寂寞
铁甲低吟无人和 风吹浅唱过阡陌
今:笑谈戎马江山策 自诩尘世风流客
盛世散时凄凉色 英雄无以载轩墨

合:终冷眼看破

今:泾渭何分清与浊 争执难见对与错
旧日江南无处觅 纵得高下又如何
江:人生从此无交错
往事已过 留待谁传说
昔时九州今何在 江山此夜任寥落

合:斜阳下何处挽歌 残灯旁谁人寂寞
铁甲低吟无人和 风吹浅唱过阡陌
笑谈戎马江山策 自诩尘世风流客
盛世散时凄凉色 英雄无以载轩墨

江:我会一直写下去……这是我生命中不多的意义之一。

离别·回首

嗯,一个学期,然后分文理。
看他们激动地仿佛生离死别,我无法理解。
一个学期,似乎不够我适应。我始终是无法融入这个集体。
我当鸡头当了太久,无法适应凤尾的生活。尤其是,我这个凤尾更像是鸡尾在滥竽充数。
虽然我一直在嚎为什么都没有人看到我的努力我的痛苦我的……但其实,我自己明白没有人同情我不过是我不值得同情罢了。是我没有努力,或者说,不够努力。
其实我是不适合加入这个班的。注定会被淘汰。
连加入都是个巧合吧。
我更适合在一个普通的重点慢慢地适应。
虽然我不肯承认,但我的适应性真的很差。

所以,基于种种因素,我对这个集体始终没有认同感。尤其是在,明知一个学期后就会离开。
大概也是因为我的不在乎,所以也没有人太在乎我。
就像体育课,如果到两个两个的时候,除了初中的同学,似乎真的,找不到可以同行的了。我一直处于若即若离的状态,看似对什么都不在乎,不过是因为,融不进去罢了。

这个学期,真是有种匪夷所思的感觉。
到了结束,一回首,尽是苦涩。
最直接的原因,就是成绩。
其实这是我唯一值得骄傲的地方,曾经。
但现在,不是了。
想起来,缘由诸多。现下,苦果也只能自己尝。呵。

还有,第一次,无比讽刺地,被劝休学。
呵呵,我是不是应该庆幸不是退学呢。
我们那个亲爱的,一向说话阴损的班主任,在我又一次请假的时候,一通电话打给了我娘,说如果是身体原因就休学,不是就去普通班。
我X,当老子很稀罕做你们这凤尾呢。
虽然我自小就腹诽这中国教育,但我也是中规中矩了那么多年。没想到一到高中就被劝休学。真是耻辱。

本来我是想着选理科的,没想到我的理科竟然堆积出了那么多问题,也只能选文科了。还好,我更喜爱的是文科。不过看中了理科的前途罢了。
决心,再下也是没有用的。左右我都会忘记的。
勉力而为而已。

就这样吧。
告别这个无趣的班级。我回去做我的鸡头鸡尾,凤凰,只适合我仰望。我对成为凤凰,没有兴趣。

满目尽是文艺青年……

本是热血少年的初中同学转眼就成了爱看四姑娘的文的文艺青年,看那QQ签名,雷得我的小心肝一颤一颤儿的……
那孩子本来多么热血,还愤青,只看历史类书籍,那么快就被污染啦……
内牛满面……

今天好奇点开一个外形比较文艺的同学的QQ空间……然后……我……又被雷了……
“因为看到你们很伤心地怀念过去 我痛。”
我顿时外焦内嫩了……
我知道这孩子也文艺……没想到他已经这么文艺了……原来他也是四姑娘的忠实拥护者……

话说,四姑娘不是红了很多年了么,为毛现在才那么多人文艺起来……
虽然当年我也曾经文艺过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