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顾流年度 无常最是人生。

无常最是人生。

死亡这种事,不过是一个消息。
本来也无所谓悲喜,却随着回忆,逐渐变得悲伤。
越回忆,越伤心。
直到音容宛然,方觉失去之痛,伤心之甚。
不,堪,回,首。


奶奶的一位好友前几天过世了。比奶奶大上几岁,文革时期被发放到了奶奶那个小县城,颇得奶奶照料,因此两人感情甚好,保持着亦师亦友的关系。一直到不久前,两人都保持着联系。
那位婆婆姓温,膝下儿孙满堂,在香港美国的都有。我们去看她时她还笑言一到过年满屋子都是鬼。
温婆婆一向身体健朗,腰板挺得笔直,八十多岁还在看英文的医学书籍。她是个睿智的老人,比起奶奶来见识广了不少,奶奶有什么想法经常和她交流。
她过世的消息着实让我愕然。无法接受一向健朗的她就那么离开我们。后来才知道,原来她得了癌症,肺癌。
这消息我从未听闻,是我太不关心了吧,我一向冷血。

其实和温婆婆见面的次数并不多,印象也并不如何深刻,只是有些场景,却是记得。比如她走路的姿势,脊背笔直,骄傲,自信。比如她温言笑语的样子,比如她……
比如不出来了。呵,其实我完全不了解她,更多的,是从家人的讲述中得来的印象。只记得,她有一头整齐的白发,笑的时候很和蔼,不笑的时候很睿智。
仅此,而已。

告别仪式,理所当然地,不会让我去参加。理由很简单,但也让我无言以对:“你去干什么?”是啊,我去干什么。
所以,我就不去了。

很巧地,姐姐的一个同学下个星期结婚,人生无常,可见一斑。我提出要去凑热闹,于是,又是那个问题:“你去干什么?”
我说我去凑热闹。
于是被鄙视了:“你又不认识,去凑什么热闹。”
所以,我也不去了。

其实,本就不关我的事。被拒绝也是应该的,只是,未免会有些不豫。很容易就生出些我不过是个路人甲的想法。呵呵,我本路人,早该承认。

写到这里,都不记得我要写什么了,偏离主题好远。于是,扯回来。

越来越多的人离我而去,且再也不会回来。而我也终将越发冷血,越发不在乎别人的死亡。这是好事还是坏事,还真是,不得而知。

叔公走了。
外公也走了。
温婆婆也走了。
他们的最后一面,我都没有见到。也没有人打算告诉我,大概是觉得对我来说不重要吧,或是,我对他们来说,太不重要。
又或,我们互相都不重视,呵。

真不知道我到底在写些什么,最近茫然了。
Comment
Comment Form
只对管理员显示